• 首頁 » 公告與新聞 » 媒體報道 » 正文

    農民日報:書寫在大別山深處的幫扶故事——上海期貨交易所助力安徽省太湖縣脫貧摘帽記

    記者 朱凌青

    一處荒山,過去長滿了易燃的芭茅,現在種上了一棵棵高桿油茶,不但能防火還將創造更高的經濟價值;一片山坡地,以前種水稻,灌溉難且產量低,改為“種瓜蔞+養草鵝”的模式后,畝產效益比種水稻高出了2倍;一座小城,藏于大別山南麓,交通不便,卻在過去2年間密集迎來44家期貨公司到訪,占全國149家期貨公司的近1/3……


    一幕幕變化似一步步腳印,鋪就了安徽省太湖縣這座曾集革命老區、貧困山區、重點庫區和大別山集中連片特困地區于一體的國家扶貧開發工作重點縣的脫貧摘帽之路。這條路也是中國證監會自2002年起連續定點幫扶太湖縣18年的扶貧之路。在這條路上,2013年伊始,按照中國證監會的決定,上海期貨交易所(下稱上期所)開始履行對太湖的定點扶貧任務。憑借“以扶貧扶智扶志為先、多渠道資本市場和產業發展為重”的扶貧思路,上期所集結期貨行業的資源、智慧和力量,幫扶太湖縣完成了脫貧攻堅最后一程的沖刺。

     

    “一司一村”,期貨行業幫扶駛上“快車道”

     

    “種稻不如種菜,種菜不如種花。”冬季的劉販鄉清平村,村支書戴思厚在一片月季花田前算起了經濟賬,他說:“一畝地的花能賣3萬塊錢左右,種上20畝,除去成本到手收益接近20萬元。”


    種花有賺頭,但對于在2018年以前村集體經濟收入為零的清平村來說,過去并沒有啟動這種好項目的資金。直到2019年4月,中信期貨有限公司幫扶20萬元在清平村新建了20畝苗木花卉種植基地,戴支書的經濟賬才算落了地。據他介紹,基地流轉貧困戶的土地共10畝,不僅給貧困戶創造了租金收入,同時,還帶動20戶貧困村民在此務工,每人每年能增收4000-6000元。


    在清平村和中信期貨之間架起幫扶橋梁的是上期所的“一司一村”倡議,倡議旨在動員期貨行業一家公司結對幫扶太湖縣山區一個或多個村莊。“爭取發動不少于30家期貨公司集體幫扶太湖縣。”這是上期所干部周軍在2018年9月到太湖縣掛職副縣長后,在太湖縣委書記程志翔面前立下的目標之一。


    因為了解期貨公司存在有扶貧意愿但與貧困縣缺乏高效溝通渠道,有資金預算但對扶貧項目的方向、進展和成效缺乏把握的痛點,周軍在一對一聯絡了幾十家期貨公司后,多次組織各家公司代表深入太湖縣鄉(鎮)村實地考察。在2年多的時間里,共促成44家期貨公司與太湖縣54個村開展結對幫扶,先后投入約1000萬元資金用于培育扶貧產業,陸續購買了價值500萬元左右的農特產品。


    “村企對接帶來的不僅是扶貧資金。”周軍說:“一德期貨等公司還派出扶貧專員,通過建立農產品銷售中心等方式,解決山區產品流通難、銷售難等問題。”


    幫扶之下,北中鎮浮坵村的幾千只太湖小黃雞已賣到了全國各地、寺前鎮中河村年利潤可達10萬元的勞保手套扶貧車間即將投產、彌陀鎮安樂村的大型西瓜種植項目為貧困群眾創造7萬多元務工收入……各具特色、因地制宜的種植養殖及小型農產品加工項目正在大別山區的村落里開花結果。


    創元期貨總經理吳文勝至今還清晰地記得,2018年10月17號是國家扶貧日,是他第一次來太湖縣開展扶貧調研的日子。今年又一次到訪太湖,他充滿感慨:“創元是期貨行業第一家來太湖縣考察的公司,今年是我們在這里開展幫扶工作的第三個年頭。見證了太湖縣實現脫貧摘帽,我們后續仍將緊跟上期所的步伐,為鞏固太湖縣的脫貧成果盡應有之力。”


    扶上馬還要送一程。近日,在期貨行業幫扶太湖縣第三次集體簽約儀式上,包括創元期貨在內的13家期貨公司明確了明年將繼續開展對太湖縣的幫扶工作。周軍說:“上期所和期貨公司在太湖共同組建起了一支不走的扶貧工作隊。”

     

    盤活資源,產業扶貧注入內生動力

     

    在彌陀鎮圣跡村油茶基地務工的詹躍生,今年的工錢比去年翻了一番,從2000元漲到了4000元。這得益于去年下半年上期所決定幫扶75萬元資金改造荒山,將油茶基地擴建100畝。


    67歲的詹躍生是一名老黨員,家中曾因妻子生病而致貧。在油茶基地,他負責除草、下肥、采摘茶果,一天的收入能達到100來元,比以前在村周邊做小工除了來得輕松、賺得多之外,閑時還能兼顧自家地里的大豆、高粱和芝麻。據彌陀鎮鐵林村總支副書記曹小花介紹,除了詹躍生,村里有勞動能力的貧困戶中,除了在外打工的人,大部分都在這里干過活。


    “我還有這片油茶基地的股份。”詹躍生自豪地告訴記者。依照“資源變資產、資金變股金、農民變股東”的改革思路,油茶基地流轉了100多戶村民的土地,村民成為基地的股東,產生的效益他們也能參與分享。


    在上期所300萬元幫扶資金的支持下,彌陀鎮在鐵林村、圣跡村、河口村、真君村這4個貧困發生率較高的村發展種植高桿油茶600畝,涉及的1524戶貧困戶5068人預計未來僅通過持股分紅就能實現戶均年增收245元。


    “彌陀鎮高桿油茶種植項目、大石鄉‘瓜蔞+草鵝’項目、寺前鎮雷竹種植和鄉村旅游項目,2020年上期所向這三個項目各投入了300萬元。”周軍介紹說:“做產業項目,我們最關心它帶動貧困人口就業和增收的能力,而且最好能適應留守人口老齡化的趨勢,因此選擇的都是附加值高、體力要求低、勞動密集型的產業。”


    同時,周軍認為,產業扶貧很考驗投資眼光,要全面考量產業的發展基礎、經濟價值、生命周期、帶動就業能力、風險性等要素,才能在一眾眼花繚亂的項目中篩選出真正具有長效造血能力的產業。


    以高桿油茶為例,上期所經過調研論證發現,高桿油茶在當地有廣泛種植基礎,同時產品附加價值較高、廣闊市場前景、能有效接納農村勞動力,如果針對性地采取幫扶措施,解決茶苗貴、生長周期長、前期投入較大等制約因素,就能發展成帶動當地農民致富的主導產業。


    “太湖縣是今年4月底宣布脫貧的,現階段正在向鄉村振興過渡。接下來我們的任務就是要把每一個產業扶貧項目都做成不靠輸血、靠遵循市場經濟規律,自己就能持續運轉的產業。”周軍說。

     

    期貨為媒,探索金融扶貧新路徑

     

    揚長避短,利用自身的行業優勢,挖掘當地的產業優勢,讓扶貧跟期貨業務產生化學反應是上期所一直在探索的難題。


    “過去有人認為金融扶貧就是幫助企業上市,但我們希望探索更多新路徑。”周軍說:“在太湖,我們正在推動兩件事:茶油期貨和縣域金融工程。”


    據了解,太湖縣油茶種植面積目前已超20萬畝,年產油茶籽7000余噸,產值過億元,是“國家重點油茶基地縣”和“全國油茶產業發展試點縣”。根據規劃,到2030年,太湖縣油茶種植面積將擴大至30萬畝。


    周軍解釋:“開發茶油期貨有多重意義。比如,隨著油茶產業在各地興起,產品、產能不斷擴大,產業鏈上的農戶和企業將面臨更多價格波動風險。推出茶油期貨后,就能以市場化手段對沖風險,解決相關企業尤其是貧困農戶的后顧之憂。”


    2019年,上期所和太湖縣聯合開展了茶油期貨的可行性研究工作,并拿出了初步的可行性報告。報告中提到,茶油期貨的上市既能推進油茶種植的標準化和規模化,進一步規范和提高茶油質量,也能通過‘保險+期貨+銀行’模式引入更多的金融機構力量服務“三農”。


    “今年3月20日,太湖縣人民政府已向中國證監會提請立項開展茶油期貨的產品研究。“我們期望用金融‘高邊疆’守護農業安全,變‘政府+訂單’的扶貧模式為‘期貨+訂單’的模式,更好地為鄉村振興服務。”周軍說。


    縣域金融工程則是周軍自上任不久后就在積極推進的項目。當時他注意到,太湖縣金融生態系統相對脆弱,存在存貸比不高、金融工具單一、金融機構及專業人才緊缺等問題,無法給縣域經濟提供足夠的支持力量。


    周軍決定借助外部智囊團,為太湖縣定制一套改善金融生態系統的全局性方案。在上期所贊助下,武漢大學中國金融工程與風險管理研究中心主任葉永剛教授率領的專家團隊先后7次到太湖調研,進山區、訪大戶、探基地、把脈企業,形成了《發揮金融市場作用,助推太湖縣經濟發展》等研究成果。


    “專家為多層次資本市場助力扶貧提供了思路,其中包括要研究上市公司和期貨公司對口支持貧困村和部分非貧困村的方式和渠道,支持貧困戶發展特色種養業及第二、三產業,發展產業扶貧和項目扶貧,建立“掛牌企業+合作社+貧困戶”的扶貧模式。”周軍說。


    在專家團協助下,2019年5月,太湖縣發布《太湖縣縣域金融工程實施方案》,明確提出實施金融安全工程、企業上市工程、金融扶貧工程、金融服務平臺工程、首位產業金融工程、金融人才培養工程等六大工程。


    期貨為媒,產業為舟。發揮行業力量,期貨行業和上期所在太湖縣鋪就了一條大別山區農民通向美好新生活的致富大道。

    附件下載
    国产萝控精品福利视频 - 在线 - 视频观看 - 影视资讯 - 尤物网